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这是一个仙贝和赖赖(建立友谊)互相掰弯的故事(2)

    第二节——萌芽
  黄濑一路跟着笠松到了笠松所住的公寓。
  笠松开了门之后,一边在玄关给黄濑找拖鞋,一边说:“黄濑,你别客气,就把这当自己家!”语气中还带着几分醉醺醺。黄濑点了点头,但是对于两个一身酒气的男人来说,语言还有没有用就恨难说了。笠松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倏地停下来,回头朝黄濑一笑:“我先洗澡,你自己坐坐吧。”说完便进了浴室。黄濑怔怔地坐在沙发上,和着笠松刚才那个健气的微笑,回想厕所里发生的一幕幕,面色越来越红,似乎更晕了几分,还搅拌着一点点微微的悸动......真是奇妙的感觉。黄濑越想越晕,干脆不想了,于是他站起身朝笠松房间走去...

这是一个仙贝和赖赖互相掰弯的故事(因你)

这是一个仙贝和濑濑互相(建立友谊)掰弯的故事

——————第一节,种子

*黄笠
*ooc属于我!
*私设,原著不符
*慎入!!
*慎入!!
*一切皆为幻想,我狗屁不通QAQ

   黄濑凉太站在摩天大楼前,抬头仰望他即将实习的公司。
   他一身正装,老老实实地束着领带,却顶着一头黄毛,耳垂上的耳钉闪闪发光。接着,他走进电梯,正欲关门按楼层时,从两扇门的夹缝里看到一个人影。他又把门按开,等着那个人。
   那人急匆匆地跑进电梯,叼着一片面包,按下了楼层。正好是黄濑的目的地。那人改用手拿着面包,大咧咧地对黄濑道了谢。黄濑还以微笑,暗自思索,这人应...

正儿八经的群宣。

好吧,我知道我这个排球相关……转……可能……
但是……我是杂食动物啊QAQ

宋予怀—勇敢视奸黄笠cp:

占tag致歉。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本来是瞅着快开学了在黄笠吧总部约学习。
所以现在我来群宣(?)


无论你是否还在学海中沉浮,都可以每天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治治懒癌),目标发到群里并且完成后拍照(治治懒癌)。
虽然监督体制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完善,但是我们相信你(深情凝视)


加入本群的你将会面临两条道路。
走上三次元人生之巅(误)或者被逼为一位黄笠粮产出太太。


游戏规则:
减分制。
每人十分,未完成一次目标扣一分,验收时除了满分的人都要为黄笠做出相关贡献,形式不限。(...

岁月如君意

岁月潺潺如流水,滴答滴答落心间。
这是一个漫长而普通的故事,只属于泽村大地和菅原孝支的故事。

泽村大地和菅原孝支属于一起光着腚长大的那种关系,说实话,知情人对他俩发展起来真的不意外。就像是东峰旭所说:他们两个是天生的一对。这体现在各个小事中。

还在幼稚园的时候,小孩子之间总是会有几个经久不衰的游戏,例如,过家家。因为班里男女比例失调,所以,大地他们这一组玩的时候,总是大地扮演爸爸,菅原当妈妈。

几个小朋友摆好道具后,有模有样的玩了起来。孩子生病了,爸爸在外工作,妈妈便担起了照顾孩子的重任。菅原又是拿冰毛巾又是拿热水的,就像真的是个母亲一样。跑前跑后使菅原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慢慢地汗水...

我已经是个废灯了「眼神绝望」

所以从现在开始勤奋且坚韧地学习吧!

期中过后的咸鱼况变成了咸鱼干况……
「眼神复杂」

莫一:

忘川河的人鱼:

说的简直太对了!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裂心 「兔赤」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莫(蠢哭
最近没看小排球
ooc属于我
很久没写不知道写不写得好
大概有些重口,木兔黑化,轻微sm情节,雷者慎入!

以上!

赤苇叉着手,垂着头,坐在沙发上。他刚才和光太郎分手了。

大概过了很久,门开了。

「你回来做什麽」赤苇低低地吼着。

「我们是合租」木兔抬眼看了一下赤苇。没来由的,还是那莫疼,仿佛心在裂开。

赤苇没接话,直接起身走进房间,然后将门反锁。木兔先去了浴室,冲了个澡,围了条毛巾着住下身,便径直走去敲卧室的门。

「你想做什麽!」赤苇隔着门道。

「这是合租,赤苇」木兔难得的冷静地说。

半晌,赤苇开了门,然后倚在门框旁,冷冷地看木兔。木兔也没进去,就这样僵持...

考完期中觉得期末没有希望了「挥手」

[兔赤] 就是喜欢你

*兔赤

*文笔渣,大概ooc

以上!慎人!!

赤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木兔,木兔英俊的脸庞,木兔金色的瞳孔,木兔发达而结实的胸肌,不知道摸起来怎么样……

黑暗中,一阵熟悉的旋律惊扰了赤苇的思念,竟吓出一身冷汗。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赤苇这么想着,然后接起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赤苇京治!] […赤,赤苇?你还没睡呢……]啊啊,听这语气肯定是木兔前辈了吧。 [不是木兔前辈给我打电话吗?有什么事?] [唔,打扰你睡觉了?那我明天再说吧……晚安,赤苇]到底有什么事嘛,既然打了电话就直说啊,这不会是个假的木兔前辈吧?记忆中的木兔前辈可是个打直球的高手呢。 [...

1 / 3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