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岁月如君意

岁月潺潺如流水,滴答滴答落心间。
这是一个漫长而普通的故事,只属于泽村大地和菅原孝支的故事。

泽村大地和菅原孝支属于一起光着腚长大的那种关系,说实话,知情人对他俩发展起来真的不意外。就像是东峰旭所说:他们两个是天生的一对。这体现在各个小事中。

还在幼稚园的时候,小孩子之间总是会有几个经久不衰的游戏,例如,过家家。因为班里男女比例失调,所以,大地他们这一组玩的时候,总是大地扮演爸爸,菅原当妈妈。

几个小朋友摆好道具后,有模有样的玩了起来。孩子生病了,爸爸在外工作,妈妈便担起了照顾孩子的重任。菅原又是拿冰毛巾又是拿热水的,就像真的是个母亲一样。跑前跑后使菅原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慢慢地汗水积累多了,便顺着银白的鬓角缓缓留下。这时,爸爸回来了。菅原停下手头的事,站在原地,向大地咧开了嘴角,暖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回来了啊,大地”顿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没有经验,又说:“恩….大地,..你先歇一会吧,我来照顾孩子….”稚嫩的童音说出这话,有一种轻轻的暖意在心中荡开。大地愣了一会,没有接话,径直走到菅原身前,轻轻用小手擦掉鬓角的汗滴,俯身在菅原额头轻轻用唇贴了一下。菅原显然是有点懵了,但慢慢慢慢又重新咧开嘴角,弯弯的眉眼配上银白的软发,恐怕是个人都会有抱起来亲亲的冲动。大概那个时候,大地便早已情根深种而不自知了。不过,大地显然不是个好父亲。一旁的小伙伴早已没了继续游戏的兴致,坐在小板凳上看戏,被晾在一边的扮演孩子的小伙伴正看得认真。

后来,两人上了小学,竟又分到了同一个班。运气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命运之神好像也不在意再好一点了——于是,大地和菅原又成了同桌。

六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没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每一件小事都值得慢慢地回味。在漫长的生命旅途中,每当两个人挽着手看夕阳西下,回忆从前的一点一滴时,总会有淡淡的甜味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散开。

时间继续,两人已是青涩的青少年。至此,两人之间的友情——至少菅原还认为是友情——已不可破裂。他们一起参加了排球部,一起训练,一起打比赛。运动的少年总是充满激情的,然后便有了下面要说的事。

大概是在初二,那是一次照常的部活训练。下了课后,大地和菅原结伴去体育馆。在去的路上,大地和菅原笑着谈论着今天班里发生的事,菅原的脚步却突然一停。大地撇了菅原一眼,轻声问道:“菅?怎么了?”“大地,你看那边的草丛,有只小猫”大地砖头看向菅原指的地方,果然有一只黑白相间,看上去刚刚断奶的小猫。菅原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小猫,用白皙的手轻轻梳着它的毛发,看得出他很喜欢。大地撇了撇嘴,想说什么却又话到嘴边变成了:“菅原,你想养吗?”菅原没说话,显然是有难处。大地叹了口气:“我来养着吧,你想看的时候就来我家看吧。”大地从菅原怀里抱过小猫,“现在还是先去部活,把小猫安置在更衣室吧。”

菅原笑了,是那种浅浅的却又撩拨人心弦的笑。这一笑笑得大地心痒痒,仿佛有什么开始慢慢地在心间破土而出。

这也给了菅原一个能经常去大地家的正当理由。

很快,美好的三年又恍然溜走。只是,岁月间,又有一颗爱的幼苗萌发。

上了高中,总会有一些事情自然而然地就会清晰起来,例如,大地对于菅原的爱。没错,这是爱情。大地认清了自己对于菅原的感情,却又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仿佛就像是两人早就互相清楚了一样。

他们还是同一个高中,同一个班级,但他们之间恐怕已经不是友情那么简单了。我想,两人应该都心知肚明,就等着某一个时机,某个人先挑破。

第一学期相安无事的过去了,新年到了。新年的日本,到处都是令人迷醉的古典气息,不管是人潮拥挤的街道,还是僻静无人的小巷,都能孕育出一种悠悠的漫长而安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催的人想恋爱。终于,在跨年这天,大地拿起了手机,窗外的烟花当做背景,拨通菅原的号码:“新年快乐!菅原!”“新年快乐!大地!”那头的菅原拿着电话望着窗外的烟花,不知在想些什么“想聊点什么吗?…..或者…出来见一面?”菅原的声音很轻,但大地仍然听得真切。许久,大地深沉而坚定地回道“恩。想在哪见?“”就平时那个公园吧。我等你。“”恩,我很快。”
大地说着便已经开始穿衣服,毕竟是冬天。

大约五六分钟后,大地到公园了。他远远地看见一个围着红色围巾,身着白色羽绒袄的少年,不觉加快了脚步:“菅原?等多久了?冷吗?”菅原跺了跺脚,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地,我也刚到。你冷吗?”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了——他们大概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却又没有挑破的勇气,毕竟这是一条不归路。终于,大地缓缓地开口了:“菅原,我….我喜欢你..不..是爱你!我想和你交往….你愿意吗?”漆黑的眸,反射出不一样的光芒,就像是幽深的谷中小潭底影影绰绰的深蓝色光点,让人安心而决绝。菅原虽早已想到会是这样,但真的经历时还是会害羞,“你想好了吗?大地,这可不是平时你亲我一下那种闹着玩的哦?”“当然,我知道我爱你,我没了你不行,菅。”菅原抬起头,与大地幽深的眼对视,暗金色的眸子像是一缕阳光,直到潭底。“恩….我也爱你..大地….”菅原红着脸说。 “所以.....?我们现在来...一下?”大地也知道菅原脸皮薄,便先开口。“嗯???!!等等,大地.....会不会太急了?我还没做好准备......”菅原觉得自己整个身体在发烧,有些慌乱,不知做出什么表情好。“菅,我指的是.....亲一下...”“.....”“......”

“所以?”“来吧。”大地慢慢将唇贴在菅原的唇上,轻轻地把舌头探进去。嗯...是菅常用的薄荷味牙膏的味道...大地用舌头轻轻地撩拨菅原的舌尖,试图将两条舌纠缠在一起。但是,恐怕是经验不足,最后大地还是放弃了——菅原已经快喘不过气了。夜幕中炸开的绚烂烟火,映得两个正值年化的少年五彩缤纷。两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拉着手依偎在一起,看着复归平静的夜空——繁星灿烂而悸动。

于是在每个上学与放学的路上总会看到两个谈笑着的少年,哦,也许还时不常有个很像社会人士的小胡子搁旁边闪闪发光。

评论
热度(6)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