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这是一个仙贝和赖赖互相掰弯的故事(因你)

这是一个仙贝和濑濑互相(建立友谊)掰弯的故事


——————第一节,种子




*黄笠
*ooc属于我!
*私设,原著不符
*慎入!!
*慎入!!
*一切皆为幻想,我狗屁不通QAQ

   黄濑凉太站在摩天大楼前,抬头仰望他即将实习的公司。
   他一身正装,老老实实地束着领带,却顶着一头黄毛,耳垂上的耳钉闪闪发光。接着,他走进电梯,正欲关门按楼层时,从两扇门的夹缝里看到一个人影。他又把门按开,等着那个人。
   那人急匆匆地跑进电梯,叼着一片面包,按下了楼层。正好是黄濑的目的地。那人改用手拿着面包,大咧咧地对黄濑道了谢。黄濑还以微笑,暗自思索,这人应该也是公司的前辈吧?怎么办?要搭话吗?正当他纠结时,电梯停下了。那人率先走出电梯,一边说着打扰了,一边在电脑和员工之前穿梭。
   于是,黄濑凉太和笠松幸男的第一次遇见无疾而终。这时我们的凉太和可耐的仙贝可是钢筋般的直男呢!
   黄濑来到人事部报道,经理正被一通通电话搞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黄濑,只趁着两通电话的间隙,简单地扫了一眼黄濑,然后,故作深沉地把手插在一起:“黄濑凉太是吧?你去那坐吧”说着拆出一只手指了指早上在电梯里遇见的人旁边的空位,“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旁边的前辈,他……”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又响了,黄濑看见主管的嘴角抽了抽,然后识趣地走开了。
   黄濑坐到早上遇见的人旁边,微微低头,轻声地说了一句“请多指教!”那人也立刻回一句“请多指教。我是笠松幸男,你呢?”笠松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黄濑也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说了一句“我是黄濑凉太!今后要麻烦笠松前辈了!”谁都知道,带一个实习生并不好受,何况是他们这种公司。
    他们公司主营软件开发,每来一个新人,都需要一个前辈手把手地教上一段时间。
    实践可比教科书上所说的难得多。
    果然,没一会,黄濑就遇到了问题。他茫然地看着屏幕上一堆程序码,再愣愣的望向笠松幸男。笠松在键盘上的手顿了顿,他感受到了来自旁边的实习生的热切的目光……笠松缓缓的转头“说吧,哪里不会?”黄濑无辜地望着他,笠松又看了下黄濑的电脑,突然额头青筋暴起,这哪里是在做程序!分明是在毁电脑!
笠松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他只是个实习生,每个实习生都会遇到的,所以才需要人教嘛……”然后路过的另一位前辈看到了黄濑的电脑,向笠松喊了一句“笠松啊,你的实习生在做什么新奇的程序吗?我这边实习生已经可以帮我做了!”笠松暴躁地喊了一声“要你管!做你的程序去吧!”然后,笠松严肃地对黄濑说:“你看....(省略过程)....balabalabal.....懂了吗?”黄濑懵逼地点了点头,然后自己操作起来,没想到竟然真的对了。这不得不让笠松对这个实习生多看了几眼,这个程序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很容易出错。当初他刚刚实习的时候,这个程序也是下了狠功夫才搞定的。
就是这几眼,笠松突然发现——其实黄濑这小子挺帅的,虽然染着一头黄毛,配上西服竟也有一番别样的帅气。随后笠松回过头继续专心做他的程序,黄濑也没有再可怜巴巴地盯着他看。
一天,不过是一晃眼的功夫。
下班时间到。笠松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提起包就要走。这时,黄濑突然喊住他:“前辈!要一起吃饭吗?好歹是我第一天上班,以后还得请您多多指教啊!”笠松正要走的身形顿了顿,略一思索,便答应了。他一个黄金单身汉,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儿,不过是一个人在狭窄的公寓,独自煮一碗泡面罢了。笠松跟着黄濑来到餐馆坐定。黄濑把菜单推给笠松:“前辈看看点些什么吧...”笠松略略扫一眼,发现还真有几道比较符合他的口味,于是便点了这几道,又把菜单推给黄濑:“你点些自己喜欢吃的吧...也不要点太多,够吃就行。”两人点好餐之后,一阵无言,场面一度尴尬。后来还是笠松先开的口:“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东京大学。前辈呢?”“这么说来,我还算是你的学长喽?”“唉唉~前辈也是东京大学毕业的啊....”黄濑正式地打量了一下笠松,浓眉大眼的,很健康的那种帅气。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了,笠松又要了几瓶酒,两个人吃吃喝喝,气氛还挺和谐的。不过...笠松虽然要了酒,但是酒量真的不怎么样——至少,黄濑比他能喝。笠松怎么愿意在一个比自己小的人面前示弱?于是又要了几瓶酒,确实是把黄濑灌醉了,但是他貌似也醉了。哪个喝醉的人会说自己醉了呢?于是,他们继续喝...直到笠松站起来,准备去放水时,腿一软,才发现自己竟然醉到站不起来了。黄濑哈哈地笑了两声,起身去扶笠松,还跟着笠松一路到厕所。到了厕所,黄濑还调笑着问:“前辈,需要我给你扶一扶那个吗?”“滚蛋!”说着还吭哧吭哧地抬起腿去踹黄濑。没踹到黄濑,到是把自己给带倒了。黄濑赶忙扶起笠松:“前辈,你看——你都站不稳了,怎么扶地稳?难道你想洒一地?”笠松也是醉的狠了,竟然真的同意让黄濑给他扶。黄濑扶着笠松的鸟,嘴上说着不看,实际上偷偷瞄了几眼,发现笠松的那里真不小,还暗暗在脑海里和自己的比了比,觉得还是自己的比较大,于是开心地笑出了声——然后,手也跟着颤抖——不出意外地洒了。笠松虽然醉了,但是还是抬手在黄濑后脑勺来了一下:“你看!?还是洒了吧?”“.....”
放完水的笠松表示很高兴,于是邀请同样醉了的黄濑去他家共度(春宵)建立友谊的一晚。
大概就在这一晚,埋下了一切的开端,不管它是好是坏。
 

这....首次产黄笠的我表示很紧张啊....(次爪爪)写的不好请轻喷(合十)
后面的几节(喂,根本没人在意)大概会陆续地放出来.....emmmm.....大概会在七夕的时候让他们俩圆满........

评论(3)
热度(12)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