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这是一个仙贝和赖赖(建立友谊)互相掰弯的故事(2)

    第二节——萌芽
  黄濑一路跟着笠松到了笠松所住的公寓。
  笠松开了门之后,一边在玄关给黄濑找拖鞋,一边说:“黄濑,你别客气,就把这当自己家!”语气中还带着几分醉醺醺。黄濑点了点头,但是对于两个一身酒气的男人来说,语言还有没有用就恨难说了。笠松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倏地停下来,回头朝黄濑一笑:“我先洗澡,你自己坐坐吧。”说完便进了浴室。黄濑怔怔地坐在沙发上,和着笠松刚才那个健气的微笑,回想厕所里发生的一幕幕,面色越来越红,似乎更晕了几分,还搅拌着一点点微微的悸动......真是奇妙的感觉。黄濑越想越晕,干脆不想了,于是他站起身朝笠松房间走去。笠松显然是个很有条理的人,各种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的,让狭小的房间添了点儿温暖的味道。黄濑在笠松的衣柜前站定,略一思索,还是决定看看前辈的衣品如何。他慢慢打开衣柜门,看到了码得整整齐齐的几套浴衣,突然惊觉——前辈...洗澡...没拿浴衣和内裤?!真是赶巧的很啊,就在这时,笠松下意识地摸向平时放浴衣的地方。摸了摸,好像什么都没有;于是,笠松又使劲地摸了摸,还是什么都没有!笠松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酒一下子醒了六七分,头虽然胀痛着,但他还是坐在马桶上沉思起来。
  首先——和新来的实习生一起去吃饭——恩...我好像还喝酒了?!貌似还醉了...?——然后....然后?!笠松猛地站起来,暗自骂了一句:“卧槽!?”所以,现在我们可耐的笠松前辈有两个选择:1.就这样走出去,大大方方地去拿浴衣....这算什么办法???这TM太羞耻了吧??不对,都是男的有什么好害羞的?而且....要看的话...反正他也看过了...  2.喊黄濑送浴衣过来。但是...这得让那个半生不熟的实习生翻我衣柜?这对于自己隐私保密程度和羞耻心成正比的笠松来说,恐怕....一番脑内斗争过后,笠松决定——就这样走出去,反正该有的大家都有,没什么好害羞的!于是——笠松故作大方地迈着大跨步走了出去,发现新来的实习生在翻他的衣柜,对,放内裤睡衣的那个。这下酒不醒都不可能了。
   场面瞬间降到冰点,笠松红着脸痛恨地看着黄濑,黄濑......黄濑已经呆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了。笠松尴尬地走到他衣柜前,然后把黄濑扔出他的卧室,在此期间,不发一言。待笠松穿戴整齐之后,严肃地坐在黄来对面(当然在沙发上),眼神复杂的看着黄濑。黄濑大概品到了以下几种含义:1,没事儿跑我卧室?!是不是图谋不轨!? 2,把我看光了...卧槽!他把我看光了....看光了...看光了... 3,要不要杀人灭口以保全秘密?我记得新买的水果刀挺好用的....黄濑虽然品出了这么些滋味,但是他现在脑海里满是刚刚笠松的裸*体。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隐隐的八块腹肌,流畅的身体曲线,配上阳光帅气的脸....他竟然感觉到心头有一把火烧得正旺,烧得他下面蠢蠢欲动,两行艳艳鲜血从鼻孔流出...笠松看到黄濑流鼻血,一怔,貌似又想到了什么,脸烧得越发通红...最终还是不发一言地递给黄濑几张卫生纸,然后低哑地说:“今晚你就睡沙发吧...你醉了,我也醉了,洗洗就睡吧。”话毕,转身走进了卧室,然后靠在门上,深呼吸,试图使自己的体温降下来。几次深呼吸后,反手锁了门,这才躺在床上,却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黄濑也是,用纸简单的擦一下鼻血后,还是忘不掉笠松完美的躯体,小腹仿佛在火堆上反复烧灼,于是也是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一整晚都睁着映着火的眸子。
   第二天清早,两个人都顶着一头杂毛和浅浅的黑眼圈。又是无言。过了会,笠松才开口:“下楼向西走,有卖早点的...从那儿沿着街走就能到公司。你...”“嗯,昨天晚上麻烦前辈了。那...那...我先走了?”“......你先走吧。”黄濑走在街上,咬着刚买的肉包子,也是很怀疑自己。明明之前还能对着三级片嘻嘻哈哈,为什么现在再想起那些画面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为什么现在慢慢的都是前辈?为什么...我...想和...前辈谈恋爱?为什么....我想和....前辈....做?黄濑现在也很迷茫,瞳孔涣散着走在街上。突然有个声音叫住了他:“黄濑!你在搞什么啊!走路看看路好不好!你前面是电线杆!”黄濑听见熟悉的声音,猛地回头看,差点儿没扭了脖子。果然是前辈!黄濑觉得隐藏在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带着熊熊烈火,迫不及待地想要奔向身后的那个人,想要让他触摸到自己滚烫的温度,感受到自己炙热的心情!那人又是叼着面包跑了过来,到黄濑身边的时候,整了整领带,然后咬下一口面包,混混沌沌地对黄濑说:“昨天晚上我们都醉了,宿醉的话什么都不记得的吧?我说我怎么今天早上什么都想不起来。”目视前方,没有丝毫偏移。黄濑好不容易聚集的瞳孔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过一想,今天之前他也不能接受这种事儿啊,如果有个人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看的话....?黄濑想,自己大概会不留情面地照他后瓢狠狠来上一下。调整好心态,突然觉得笠松前辈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于是眸子又明亮起来,美滋滋的说:“可是我没有醉哦!前辈,我可是什么都看见了!”笠松一顿,大概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又跟了上来,抬起腿狠狠踹了下黄濑:“你小子!寻我笑话呢?!”只当是个玩笑,也没往心里去——至于黄濑昨晚那个眼神——权当没看见好了。
   昨晚...他什么都没看见。

评论
热度(4)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