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我的光一起带走吧

沸腾(一)

*舟渡

骆一锅又在偷喝酒了。

骆闻舟嫌弃地绕过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肥猫,直接进了厨房。愉快地放下提着的塑料袋,洗干净砧板,开始铎菜。把切好的菜捋到一边,放进玻璃小碗里,还刻意没把水甩干,退到厨房口。

双手抱臂,故作深沉,然而骆闻舟的内心os是“我果然是太能干了吧”“像我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痴情专一又上得公安下得厨房的男人,简直要逼死光大男同胞”云云……


费渡推门进来看到骆闻舟站在厨房门口沉思的景象,回忆了一下这几天是不是对厨房做了什么。快速回忆完这几天的心路历程,费总面无表情地进门。然后是一声惨绝人寰的猫叫。



嗯……?好像踩到了什么?




肥猫骆一锅在仰面受了费总一脚后,选择坚决索赔。骆一锅装作虚弱的样子,弱弱地抱住费渡的裤脚,特别委屈而又婉转地叫了几声。费渡其实对骆一锅还有点应激反应——总有想对着它的脖子掐下去。在他看到这只肥猫在打碎了他私藏的名贵红酒后,简直要克制不住这种冲动。





费总这些复杂的心理活动只在瞬息之间。骆闻舟已经不再诡异地盯着厨房看了,他现在不怀好意地盯着费渡看。



骆闻舟在听到开门声后,沉默地目睹了费总提溜起骆一锅并莫名的觉得骆一锅命悬一线,内心os已经发生了深刻地变化,并向费渡露出了一个自认为纯洁亲密地笑容。






骆闻舟总觉得费渡有种勾起人情欲的禁欲气质,无论怎么看,怎么想,都立马能让人性致勃勃。虽然恐怕只有骆队一个人这么认为。







费渡一边扯下收紧的领带,顺手将西装搭在衣架上,走到了骆闻舟旁边,从身后揽住骆闻舟的腰,下巴歪歪地搭在骆闻舟的左肩上。“打算做什么?”费渡的声音擦着骆闻舟的耳鬓出去,扫到边缘的头发,酥酥麻麻的。 骆闻舟毫无反应——至少面上毫无反应。 骆闻舟睨了费渡一眼,咧嘴一笑:“今天全素宴。”


“……我有权抗议吗?”费渡一想到一桌全是绿叶植物和草本植物就犯怵。


饭桌上没有肉?哪叫饭吗?



“看在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就不计较你是怎么开的酒柜、如何在我眼皮底下藏酒、欺瞒亲夫的罪过了。”骆闻舟笑容灿烂。



“……”费渡,“咳,其实全素宴也没什么不好的。” 骆闻舟掰下费渡欲图向下发展的不安分的手,“所以我现在要做饭了,费总。”





骆闻舟扒拉下费渡后,迅速地完成了切菜、过水等一系列过程,愉快地将菜往锅里一扔,吹着口哨拧了打火阀。



啪嗒。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费渡,你来一下。”骆闻舟纹丝不动。


“终于迫不及待了进行下一步了吗?”费渡若无其事。


然后是尬笑和对视。 骆闻舟坚信不疑和费渡问心无愧的对视。


“我觉得你或许该解释一下?”骆闻舟。


“我光明磊落。”费渡。

“喵——”被忽视了半天的骆一锅大爷不耐烦了。

此情此景,倒充满了“家” ——那种永远活泼在家里的人气、生气和冬天里被窝的热气的混合体——的气息。






——————————————————————————————
*文笔渣,混合有轻微ooc(略微有点记不清人物性格辣)
*短打性质,学业紧张,不定期突然更新之类的(?)
*总之就是表达一下我对他们和甜甜的爱!
*我爱甜甜!!!!!!!
*疯狂打ca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这种能不能参 不能的话占tag抱歉了QAQ

评论
热度(23)

© 珉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