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HQ!!』 「蛊系列」 心蛊

*兔赤                                                                                                     *不拥有任何角色,ooc属于我                                                       *文笔渣 *警察木兔和蛊师赤苇                                                           






以上!慎入!!                                                                                                                                 祝各位食用愉快!                                                                                      







   木兔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眼前古朴简陋的木屋,不顾身上狰狞的伤口,挣扎着坐了起来。他扶着脑袋,回忆之前发生的一切——他的小队奉命追捕大毒枭及川彻,却不想中了对方的圈套,展开激烈的枪战,队友死的死逃的逃,他的腹部也中了一枪,然后…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身下被染的殷红的土地和队友的尸首,是他记忆中最后的画面。

  
  这时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走了进来,木兔感觉到自己的心仿佛和这个素昧平生的男生产生了一些微妙变化共鸣,他看着眼前的男生——明明穿着花哨而又奇怪的衣服,戴着华丽的银制头饰,给人的感觉却很干净,秀气的眉眼间透着些许慵懒和疲惫。

   「您终于醒了,之前您的衣服上都是血,我就拿去洗了,衣服里的东西都在桌子上,您现在穿的的是我的衣服,如果您介意的话,我现在就把您的衣服还给您,木兔警官。」 「呃,没事没事,我现在就挺好的。谢谢你救了我!我睡了多久了?」 「有两天了。您饿了吗?我去给您准备一些吃食。」 木兔却一把抓住对方白皙的手臂,强大的臂力使对方猛的一滞,差点摔倒。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手,「对不起!对不起!那个……该怎么称呼您?」「没事的,我叫赤苇京治,您喊我赤苇就可以了。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去做饭了?」 「啊,麻烦你了」木兔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两遍,赤苇京治、赤苇京治……但是一提到这个名字,他就感觉心跳的力度仿佛大了一些,震得他整个人都有些微微颤抖。是幻觉吗?木兔也没多想,下了床查看自己的东西。
    枪,手铐,警官证……难怪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和身份。木兔摸了摸自己中枪的地方,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但是那里却只贴了块棉布,还要些植物特有的气味。已经感觉不到那里的疼痛了,却有些痒,就像已经在长新肉了一样。木兔心下怀疑,就挽起袖子,想看看自己左臂上的疤。可是令他震惊的是,左臂上哪里还有什么疤!整个手臂完好无损!就像从来没有过什么疤一样!木兔突然狠劲掐了自己一下,却用力太大掐的他抿着嘴憋着不出声,眼泪都出来了。不是梦!有古怪!木兔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隐居在山林的妖怪,要把自己养肥了再吃。虽然他不信邪。

    木兔拿起桌上的手枪,看了看里面的弹夹,只有三发子弹了。他打开保险,小心翼翼地提着枪走向门口。正在做饭的赤苇感觉到有动静就出来看看,结果被木兔拿枪指着。「说!你是什么妖怪!救我有什么目的!不知道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吗!」木兔端着枪,厉声说到。 「……那个,木兔警官你别激动,我是人,一直和我母亲隐居在这里,你好像误会了什么。」赤苇依旧冷静地说道。 「人怎么可能在两天内治好那么重的伤!我之前的旧伤也没了,不要抵抗的话,我还可以放你一命!」木兔自己也清楚他受的伤到底有多严重,不过说这些话的时候确是心里虚的很,毕竟他可没遇到过妖怪。

「其实我是一名蛊师。」赤苇忽然沉声道,「我母亲曾教我养蛊练蛊,医蛊可以疗伤治病,但当时你失血过多,普通的医蛊已经没有用了,我就用我养了24年的一对本命心蛊救下了你。本命心蛊的治愈能力是所有蛊中最强的,不过……」「你怎么证明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木兔心中一凜,他是知道蛊师的传说的,不过毕竟是个特警,他只相信证据。 赤苇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跟我来吧」他说罢便走向一个上了锁的房间。他掏出钥匙开了锁,示意后面的木兔跟进去。 木兔跟在赤苇后面,赤苇点了个蜡烛,捧着烛台往前走,点燃房间另一端的油灯,整个阴暗的房间才亮起来。 这里意外的大,到处都是些摆放整齐的瓶瓶罐罐。木兔凑近一个瓶子,看见里面蜷缩着一只肉肉的小虫子,瓶子底部有一层绿色的液体。 「这是个医蛊,那些绿色液体是草药的汁液」赤苇向像个发现了新天地的小孩子的木兔解释道,「其实蛊并没有你们传的那么神奇,至少我只会养一些医蛊,情蛊和毒蛊。心蛊是用蛊师的精血养成的,一个蛊师,一生只能养一对心蛊。」 「嗷嗷嗷,好神奇啊!」木兔两眼发光地看着瓶子里的小东西。

赤苇终于让木兔相信他不是妖怪。 饭做好时,木兔完全顾不得吃相,正放开了吃时,赤苇突然说「心蛊虽然治愈能力强大,但也不是万能的,如果没有用情蛊的话,将无法对不拥有心蛊的人有反应」 木兔停下了吃饭,严肃地看着赤苇「也就是说,我无法对赤苇你以外的人****?」 「不仅这样,以后木兔警官早上升起的就只有太阳了,当然,不使用情蛊的话」赤苇轻轻地说。 木兔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赤苇「可、可是,我是男的,赤苇你也是男的啊」 赤苇一脸淡然地看着木兔「木兔警官,我在此隐居多年,并不对这些感兴趣,如果您实在忍不住地话,可以自行解决,只不过是软的而已,其他的不影响,啊,还有一点,心蛊是栖息在心上的,所以我们之间可能会有一些微妙的共鸣,我也不是很清楚」说完,收拾了自己的碗筷走向厨房。








TBC

我知道我写的很烂,也不打草稿,(知道还不打 ! 也没啥人看,但是,我还是要说,现在并没有完结,后面还会有「情蛊」和「毒蛊」,只是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写(被打

评论(2)
热度(9)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