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蛊系列」 情蛊(1)

*文笔渣,不拥有任何角色,ooc属于我
*依旧警察木兔和蛊师赤苇 以上!慎入!!




木兔沮丧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带着周身的气压都阴沉了下来。这时,赤苇收拾好了餐具,从厨房走了出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木兔警官,因为我不擅长练情蛊,所以我这里只有三个情蛊。并且情蛊的效果因人而异,欲望越强的人,情蛊的效果越强,但如果是心如止水的人,或者心里一直想着某个人而在和别人****的人用,是没有什么效果的,这一点和外界的春药不同。您要是不介意的话,那三个情蛊您可以带走。」「唉~就算你这么说也……只有三个吗……」


赤苇转身走向放置蛊的房间,开了锁,轻轻地推开门,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嘎』的响声,赤苇不知怎的,竟感到一丝落寞和沮丧。「是心蛊吗……」赤苇喃喃道,毕竟他也是第一次用心蛊,母亲去世的又早,所以他其实对心蛊的作用也很陌生。他也不知道,这落寞和沮丧到底是谁心里的,大概两个人都有吧,虽然赤苇并不相信一见钟情。


在一阵翻翻找找后,赤苇拿着三个小瓶子出来了。「木兔警官,使用时直接吞咽就可以了,连着瓶底的草药汁液一起效果可能会好一点。」赤苇面无表情地说。「啊,麻烦你了」木兔接过瓶子,一边看着在绿色的汁液中仍然能保持纯白的小虫子,一边对赤苇说,「谢谢你,赤苇先生。」毕竟人家救了他的命,「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会报答您」话毕,木兔对着赤苇深深鞠了一躬。「以身相许如何?」赤苇看着这样的木兔,好似突然来了兴致,他抬起木兔的下巴,注视着对方金色的瞳孔,嘴角挑起一丝笑意。 木兔看着赤苇,这个男人原本带有的慵懒的味道依然存在,但又有些不一样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 ,有点色色的吧?木兔觉得自己的心拍越来越快,每一下跳动,都在震着他的意识,他感觉自己好像在此刻对于赤苇这个男人产生了些许不一样的情愫。是心蛊吗?他不知道。


赤苇收起笑容,一脸平静地对木兔说「木兔警官,请不要在意,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话毕,他便转身离开,不拖泥带水,一点也不。但是,怎么说呢,木兔好像觉得有点……意犹未尽?他心里似乎希望这并不是一个玩笑。他看着赤苇离去的背影,突然又感到落寞,如潮水汹涌而上,淹没了他的心。


木兔走了。他必须回队述职了,带着三个情蛊。


赤苇独自坐在木屋的门口,看着郁郁葱葱的森林。压抑的落寞成了悲伤,又化成泪水盈满了眼眶,眼里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赤苇捂住脸,企图挡住泪水,却挡不住悲伤。


现在他相信了所谓的一见钟情。

评论(4)
热度(10)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