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HQ!!]你在哪

*兔赤情人节贺文
*大概ooc
*短打
*木兔和赤苇大学同居以及热恋中

以上,慎入!!!



木兔光太郎猛地惊坐起来。他在黑暗中抹了一把额头渗出的细汗,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心仿佛要震碎自己的肋骨,从胸膛中迸出。


按下床头灯的开关,他把头歪向一边,下意识地寻找恋人熟悉的身影。没有。赤苇不在!他感觉脑袋蒙蒙的,只是在嗡嗡的响。他木讷地看向床头柜上的闹钟,半夜三点。下一秒,他浑身的毛孔都在往外冒冷汗。 呆滞的时间只有一秒,他胡乱地套上衣服,抓起手机,夹上钱包,就火急火燎地奔去玄关穿鞋。他一边穿鞋,一边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赤苇的手机。


无人接听。始终无人接听。



他穿好鞋,推开门就往外跑。脑海中搜索着所有赤苇经常去的地方。 他没有体育馆的钥匙,那就用蛮力砸开;他跑到赤苇经常练习的公园,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角落;他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赤苇就读的大学,翻上围墙就往下跳,找遍了整个校园……没有。到处都找不到赤苇。此时,天边翻起了一丝鱼肚白,木兔想起了曾经的诺言。



“木兔前辈,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怎么办?” “唉~,赤苇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吧” “话是这么说,万一呢,万一” “那我就去找你” “要是找不到呢?” “那我就一直,一直,一直找下去,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不过赤苇不会离开我的吧?” “嗯,我会一直,一直,一直地陪在木兔前辈身旁,直到世界的尽头” …… 没想到真的有这一天。


木兔呆呆地坐在地上,回忆着与赤苇之间的点点滴滴。 就这样,直到天亮了。他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一步一步地往回走。他要收拾东西,去找赤苇。找遍这个世界。


十年后,他找遍了亚洲。踏遍了日本的每一个城市,还到郁郁葱葱的森林,空无一物的沙漠,亚洲每一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没有。没有赤苇。没找到赤苇,他的双目已经哭瞎了。他不再精心地把头发用发胶竖起来,也不在理会世俗的一切。他的钱也用光了。但他仍然在寻找赤苇。



五十年后,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老人找遍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眼瞎了,断了一只胳膊,迈着蹒跚的步子,拄着一根破旧的树枝,瘫倒在一颗大树下。 他背靠着树干,眼里流出两行血泪,他的眼泪早在六十年前就和眼睛一起死去了。那双漂亮的金色瞳孔再也不会睁开了。他快不行了。 在最后一口气用尽前,他一直在喃喃道“赤苇,你在哪,赤苇,你在哪,赤苇……”





赤苇打开床头灯,看着身旁的恋人,看着他一身的冷汗,和不断地喃喃,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他坐起来,攥着木兔的手,轻声地对他说: 光太郎,我在哦,一直都在。

END



这是一个木兔做梦梦到赤苇消失了,然后就去找啊找,怎么找也找不到,但是吵醒了赤苇的故事。 感觉我好像智商下线。。。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评论
热度(12)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