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HQ!!]一个无脑的段子罢了

*三管组
*日向粉请注意,我是爱日向的,绝不是要黑小天使,我以我的良心发誓(捂胸口
*兔赤       黑月
*文笔渣
以上,慎人!!

日向在三馆特训完之后,发誓要多吃点,绝对要发育的更好一点,各方面。
当然,也是不想看着对面的木兔前辈和赤苇前辈黏黏糊糊的大庭广众秀恩爱。只是,坐在自己旁边的月岛也是怪怪的,一副不想理黑尾前辈的样子,但是有回应着黑尾前辈的每一句话,什么嘛,明显就是欲拒还迎啊。
日向觉得自己现在真是不辱小太阳之名。日向心里苦,但日向不说。他只是在心里默默道[影山,他们都欺负我,你快来啊]。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木兔前辈和赤苇前辈最先吃好,就先去浴室洗澡了。月岛也最后跟上,黑尾前辈看月岛走了,草草地和日向打个招呼,便起身跟去。日向决定不去妨碍他们几个腻腻歪歪的,毕竟月岛能有人要真是万幸。
半晌,日向也起身去浴室。他一路哼着小曲,慢悠悠地晃倒浴室门口,脱好衣服就走了进去。
日向一进去就后悔了,他看到每个人的都比他大。他告诉自己,不能生气,我才不是个会在意发育这种事的人。
赤苇前辈正在给坐在板凳上的木兔前辈搓灰。然后日向真是没想到赤苇前辈和木兔前辈竟然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赤苇~,我想要了]木兔前辈很认真的说,[这不就是浴室吗?木兔前辈自己解决就好了]赤苇也很认真地拒绝了,合宿才刚开始,可不能放纵木兔前辈。进入消极状态的木兔前辈 四处乱瞅,突然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下来了精神。
[唉,日向你的好小啊]木兔前辈好像很好奇地说。赤苇也是看了一眼,[木兔前辈,话不能说得那么直白]他面无表情地告诫木兔,但是他的肩膀却在微微发抖。
日向感觉受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点暴击。不好!日向翔阳只剩一滴血了!日向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忍耐,我还小,我还会长的。
这时,月岛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真的唉,小王牌好小啊](ಡωಡ)hiahiahia
警报!警报!日向翔阳剩余0.5滴血!
[嘛,没关系啊,反正有影山在嘛]月岛送上致命一击。
日向哇地一声跑了出去,[影山!他们都欺负我!]




END

评论(2)
热度(21)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