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HQ!!]天下 (序

*大概多cp  主兔赤,次 大菅,黒研,及岩 (次cp还都没出来
*文笔渣,不用有任何角色,ooc严重
*内有私设



00 伊始





赤苇京治出生在这个纷争的年代,出生在帝王家。


自他懂事以来,在这偌大的皇宫中,父母从未陪过他,每天两个人挂在一起,秘密商讨着些什么。 他在一天天地长大,满目的朱瓦白墙,满目的金碧辉煌,满目的死气沉沉的绿。他已经十七岁了。





这十七年来,每天跟着他的只有婢女而已。他独自坐在花园里,沏一壶清茶,捧一卷经书,便是一天。他不似他父母那般执着于权利,明明已经贵为二皇子了,偏偏还要处心积虑地去抢那太子的位子。他只想长大后,出了这乏味的宫廷,娶一个平凡人家的姑娘,归隐山林,每日他吟诗作对,妻子就相夫教子,一辈子和和美美,快快乐乐的。



可惜了,他还真是不了解他父亲。




竟然敢在与敌国交战时兵变。 那夜这宫廷喧嚣尘上,四处的喊杀震得他没了读书赏月的雅兴。雪白的宫墙上溅满了鲜血,空气中弥漫着权利的腥臭。赤苇望着月亮,又悲哀得看着家臣们在大门处蓄势待发。如此美景,竟没人欣赏,可叹!可叹! 赤苇毫不关心事态,正想回房清净清净,忽然看到竟有个发色奇怪的人翻墙进来。 那人生得英气,给人一种猛禽的感觉。那人头顶是黑色,其余全是白色,赤苇觉得莫名的喜欢这种颜色。只见那人手里拿着佩刀,身着纯白铠甲,径直走到赤苇身边,单膝下跪,[臣是今日助安平王兵变的枭谷军头领的儿子,木兔光太郎,参见祁水王殿下]赤苇并不理解他为什么来找自己,就问道[起来吧,我并没有接到父王的指示说你会来找我]话毕,便转身朝屋里走去,[虽不知将军是什么意思,还请到屋里一叙]。 到了里屋,赤苇品着佣人送上来的茶,再次打量着眼前这个帅气的青年。只见这青年看看两旁的佣人,似乎欲言又止。赤苇会意,朗声道,[你们都下去吧,我和木兔将军一叙,不会有问题的]


[是]



木兔见佣人都下去了,便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最后道,[我早前就说这么小的杯子一口就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非得用这种杯子]赤苇其实很认同木兔的观点,但是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没有发表关于杯子的议论,[如果木兔将军只是要说这的话,请回吧,本王就不送了]。 木兔停止把玩手里的杯子,抬起头来,一双金黄的眸子盯着赤苇,[既然祁水王喜欢开门见山,那我也就不磨磨唧唧了],他顿了顿,[不知祁水王怎么看这次兵变?]赤苇着实吃了一惊,在心里思索着,这不会是枭谷军头领不放心自己,想来探探口风吧?毕竟若是兵变成功了,他可就是太子了。心里虽思绪万千,但赤苇依然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怎么,木兔将军后悔发动兵变了吗?]赤苇端起杯子,呡了一口茶,看似不经意地说道。[本听闻殿下爱好和平,怎也赞同这次兵变,这明显是叛变啊]木兔越说越激动,后来竟拍案而起,一把抓住赤苇的手腕。[请放手,木兔将军,我虽然不赞同父王兵变,可是,那毕竟是我父王]赤苇仍然淡淡地说。木兔撒开赤苇已经被抓得通红的手腕,拿起腰间的佩剑,[抱歉,祁水王殿下。若是说,我想助您登上王位呢?不知您意下如何。][……如木兔将军之前所言,本王并不想发动战争或者兵变,不管是对当今皇上还是我父王]赤苇轻声回答道。赤苇怎会知道,木兔想扶立他为王,是因为之前在一次宫廷宴会上的一见钟情。 久久无言,之后木兔沮丧地说[既然殿下并无此意,那臣就告退了,但若有一日殿下回心转意,拿此剑来,臣定当竭尽全力助您成就霸业。]话毕,将佩刀拍在桌子上,转身离去。




木兔在回去的路上,满脑子都是赤苇拒绝他的场景。轻叹一口气,他小声地嘟囔着[赤苇啊,我今生只为你一个人披挂,我只想为你打天下啊]抬起头来,金色的眸子里闪着坚定的光芒[所以,我必须拿到兵权才行啊]







这次兵变很成功,杀了太子,软禁了老皇帝,赤苇的父亲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帝位,不过,听说枭谷军的头领战死,现由其长子担任枭谷军团的首领。





次日早朝,新任皇帝大赦四方,还正式册封赤苇京治为太子,木兔光太郎为护国将军。 [儿臣谢过父皇] [臣木兔光太郎谢陛下隆恩]






tbc---








纯属自割腿肉,瞎bb的,古代啥的我完全不懂,写的不对还请见谅 (鞠躬( ˙˘˙ )                                                                           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请尽管提出来,我下次尽量改(大概


想找个能和我一起吃粮产粮的知音,∠(`ω´*)敬礼 如果哪位有兴趣的话,请加企鹅1429260263 但是因为不常上企鹅,可能无法立即验证。

评论
热度(10)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