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裂心 「兔赤」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莫(蠢哭
最近没看小排球
ooc属于我
很久没写不知道写不写得好
大概有些重口,木兔黑化,轻微sm情节,雷者慎入!



以上!





赤苇叉着手,垂着头,坐在沙发上。他刚才和光太郎分手了。

大概过了很久,门开了。

「你回来做什麽」赤苇低低地吼着。

「我们是合租」木兔抬眼看了一下赤苇。没来由的,还是那莫疼,仿佛心在裂开。

赤苇没接话,直接起身走进房间,然后将门反锁。木兔先去了浴室,冲了个澡,围了条毛巾着住下身,便径直走去敲卧室的门。

「你想做什麽!」赤苇隔着门道。


「这是合租,赤苇」木兔难得的冷静地说。


半晌,赤苇开了门,然后倚在门框旁,冷冷地看木兔。木兔也没进去,就这样僵持着。大概十分钟后,赤苇走进屋里,夹着钱包就要走。

「你去哪?」木兔转过身望着赤苇的身影。

「旅馆」赤苇头也没回,在玄关穿鞋。

木兔走到卧室里,拿着个袋子出来了,「你要想清楚,赤苇。你知道,我离了你不行。」然后把这袋子往地下一放。


赤苇的身体明显一震,转过身望着木兔充斥着阴冷气息的眸子「我以为你还爱我,木兔前辈」


「我一直很爱你,赤苇。但是我受不了你离开我。」木兔弯腰从地上的袋子里拿出一条绳子,「你知道跑不掉的吧?」木兔拿着绳子走向慢慢赤苇。

赤苇复杂地看了木兔一眼,迅速的扭开门把,却还没冲出去就被木兔把门关上了。

「木兔前辈,我要喊人了!你这是犯法的!我不想这样,必经我还爱你。」赤苇叹了口气,看着并没有要停下的木兔,张开嘴还没喊出声,便被木兔吻了上来。吻的同时,木兔手上也不停,将赤苇双手扭到背后,由脖子向下绕,绕过上臂,再有中间的缝隙穿过,最后将赤苇的双手高高地吊在背后。

吻结束了,赤苇瘫坐在门边,大口地喘着气。木兔起身又从袋子里拿个口塞出来。然后温柔的扣在赤苇的口上,金色的眸子里闪着异样的光彩「赤苇,从现在起,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木兔抱起赤苇,然后将赤苇摔在卧室的大床上。他又出去将客厅的袋子提了进来,翻出两条绳子。然后,将赤苇的两腿强行分开,在分别将小腿叠在大腿上,最后用绳子固定,还从中间穿了几道,使赤苇无法直立。

木兔从床头翻出润滑油,褪下裤子,也不顾前  戏,直接开始……赤苇由于口塞,也无法求饶,只能皱着眉忍受,然后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木兔折腾了一夜,最后还是抱着赤苇去了浴室,细心地给赤苇清理,只是没有将束缚解开。

后来,赤苇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只是某个房间内,赤苇无力地趴在床上挣扎。

肉体的痛不能掩盖内心的痛。你还爱我吗,木兔光太郎,我的心可是因为你在裂开呢。

评论
热度(15)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