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提着灯看海的人的记录。这片海里只有一座灯塔,这座塔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会看到从这片海域驶过的船只 ,会看到船里的人在对我微笑。

[兔赤] 就是喜欢你

*兔赤

*文笔渣,大概ooc




以上!慎人!!






赤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木兔,木兔英俊的脸庞,木兔金色的瞳孔,木兔发达而结实的胸肌,不知道摸起来怎么样……






黑暗中,一阵熟悉的旋律惊扰了赤苇的思念,竟吓出一身冷汗。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赤苇这么想着,然后接起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赤苇京治!] […赤,赤苇?你还没睡呢……]啊啊,听这语气肯定是木兔前辈了吧。 [不是木兔前辈给我打电话吗?有什么事?] [唔,打扰你睡觉了?那我明天再说吧……晚安,赤苇]到底有什么事嘛,既然打了电话就直说啊,这不会是个假的木兔前辈吧?记忆中的木兔前辈可是个打直球的高手呢。 [并没有,木兔前辈有什么就请直说吧] [唉?!那,那,赤,赤苇,出来见一面吧,还在老地方,可以吗]什么事这么神秘,不过既然是木兔前辈的话也就没关系了。 [好啊,那还在老地方见,木兔前辈]





所谓的老地方,其实也就是他和木兔经常偷偷出来训练的公园罢了。但是这可是和木兔前辈共同拥有的一个秘密呢。






赤苇揣上手机,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思索了一下,还是从冰箱里带了两罐木兔前辈爱喝的饮料,然后轻轻地带上门,向“老地方”走去。 赤苇穿了一身黑色休闲服,宽松的黑色运动裤,顺手带上了放在房间里平实不太戴的眼镜,当然,上课是会戴的。黑色的镜框更显出了赤苇清秀帅气且慵懒的眉目,就像是黑夜的使者,隐没于黑暗,突显于黑暗。 赤苇单手提着两罐木兔前辈最爱的饮料,空出右手来翻手机。已经快十二点了,屏保上的人却神经地约他出来,可笑的是他竟没有犹豫,毕竟是他最爱的人嘛。








木兔光太郎已经到了。远远地便看见黑暗中显眼的银发和仿佛反射着月光的漂亮的瞳孔。此时,这只活动于黑暗中的大型猛禽竟然紧张地攥着出门前做好的小纸条,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演练。这还多亏了多年的好友木叶的鼎力相助,猫头鹰哪里会什么拐弯抹角的情话?







木兔光太郎已经看到赤苇了。但是他没有动作,当机在原地。 怦怦怦的心跳在黑暗中格外响亮。这个赤苇太犯规了吧!?这么帅的赤苇就是他也是头一次见到。好想独占他!





“木兔前辈,我带了饮料,要喝吗?”赤苇说着伸出左手,示意木兔接住饮料。木兔没有接饮料,却拽住了赤苇白皙的手腕。意外地没有反抗呢。 “赤苇,你好犯规。”木兔认真地对赤苇说,与赤苇的目光交汇,言下之意很明了。 “所以木兔前辈要怎么办?”赤苇倒是没有首先提出的意思。可是不知道是谁的心跳,那么大声,使得赤苇面上悠悠得浮上一抹微红。尽管在黑暗中也看不清。





“赤,赤苇,不,京治!”木兔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


怦怦,怦怦。黑暗中只有催情的心跳。





“赤,赤苇?你,你不愿意也没关系的?我很坚强的!我不会哭的!”木兔光太郎已经有点颤抖地说出这段话。 “不,怎么会呢,我也最喜欢木兔前辈了!”赤苇半晌才说出这番话,“木兔前辈才真是犯规!”啊,脸红了。赤苇的脸即使在黑暗中也清晰可见的红了,用右手微微挡住脸。脸红的赤苇好可爱。木兔的痴汉属性被激发,抑制不住地想凑上前去吻赤苇。





“嘶!你踩到我了!木叶!”旁边的草丛里爆发出了奇怪的喊声。







始作俑者木叶尴尬的被发现了,当然,腐女心爆棚的白福也跑不掉。








END





by孤灯







不要问我为什么公园里没有灯!(因为灯被我提前打碎?了。

逻辑混乱真是对不起!

只是突发奇想的短打罢了,无视好了……



到最后还是不知道木兔胸肌的手感抱歉!(⁄ ⁄•⁄ω⁄•⁄ ⁄)

评论
热度(25)

© 孤独的灯塔 | Powered by LOFTER